日本女歌手泪诉性侵史,当时警员要他重演被强暴过程

日本女歌手泪诉性侵史,当时警员要他重演被强暴过程

尽管谴责性侵、性骚扰行为的Metoo运动,从好莱坞开始,在各地延烧,鼓励女性勇于揭发狼行,但在日本父权社会下这仍是件不能说的禁忌。不过,日本已有女性开始挺身挑战。

中尻凛子第一次遭性侵才17岁,当时制作人以一纸唱片合约诱她上饵。她在担心断送星途下,选择缄默。

20年后,在延烧全球的#Metoo运动鼓舞下,已是家庭主妇的她,勇于面对自身的恐惧,挺身揭发20年前制作人的兽行。中尻告诉法新社:“在日本几乎是不可能讨论。遭强暴是严重的耻辱。人们宁愿你隐而不说。”

现在育有2子的中尻说:“事情发生在深夜的录音室。之后也发生多次,当时我担心如果抗拒或举发,我的事业就会完蛋。”中尻说,她在遭性侵3年后,退出音乐界。

在父权社会下,日本女性对遭性侵或性骚扰仍多保持缄默,出面揭发往往得付出代价。

日本女歌手泪诉性侵史,当时警员要他重演被强暴过程
在父权社会下,日本女性对遭性侵或性骚扰仍多保持缄默。(示意图/www.123rf.com)

去年勇于出面的伊藤诗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28岁的伊藤指控一名和首相安倍晋三关系密切的电视新闻人,在2015年以讨论工作机会为由,约她吃晚餐,然后性侵她。

伊藤勇于打破沉默的行为在网路遭酸民围攻,甚至收到死亡威胁。伊藤说:“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我走到寿司料理店的洗手间。”伊藤怀疑性侵她的山口敬之在饮料中对她下药,警方没有检验出来。

“当我恢复意识时,一阵剧痛,我躺在饭店房间里,他骑在我身上。我虽然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已经不能思考。”

伊藤认为医院护理师的“询问”和“拷问”很像,更糟的是,当男警员要她和真人大小的娃娃,重演被强暴的过程。伊藤告诉法新社:“我躺在地板上,然后他们把娃娃放在我身上,开始摆动,他们一直问‘是像这样吗?’然后拍下照片。感觉像二度强暴。”

伊藤的例子在日本社会引发若干讨论,但根据2015年政府报告,在仅有4%的强暴受害人报警的社会里,其他勇于出面指控的女性不多家暴受害者、非营利组织“韧性”创办人中岛幸说:“诗织的例子只引发一点点的回响,还不到转捩点。什么事都没发生。即使在她的案件中,也没人被捕。”

中岛归咎于日本在一世纪前制定的性犯罪法。国会去年才修订性犯罪法,扩大强暴罪的定义和加重刑期。54岁的中岛说:“好像是愚公移山。”她说:“110年后才动手修强暴法?动作比冰河移动速度还慢。”

文: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