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訴!滅絕人性吃嬰兒

控訴!滅絕人性吃嬰兒

馬來西亞媒體指控台大陸人吃嬰兒,事件在台灣喧嘩一時,事後證實是大陸藝術家進行的一項表演藝術,一場烏龍事件草草落幕。
這事件彷彿就像一道煙幕彈,更令人相信吃嬰兒是不可能存在的天方夜譚,是污衊中國人的惡意中傷。然而, 本刊經過多日查訪,竟發現中國廣東就有不少老饕,把吃嬰兒當成冬令進補的食材。
他們透過管道,購入墮胎 的 死 嬰 , 甚 至 足 月 的 活 胎 , 再 以 中 藥 材 燉 煮 成 「 嬰 兒 湯 」 , 聲 稱 能 壯 陽 、 補 氣 。 在 官 方 一 胎 化 政 策 的 扭 曲 , 以 及 中 國 人 傳 統 的 食 補 意 識 作 祟 下 , 這 項 令 人 髮 指 的 罪 行 , 竟 已 經 存 在 二 十 多 年 !


年 初 , 在 東 莞 的 台 灣 街 , 遇 到 一 位 從 事 皮 革 加 工 的 李 姓 台 商 。 閒 談 間 他 說 , 去 年 有 一 回 到 大 陸 朋 友 家 吃 飯 , 席 間 端 出 一 大 碗 湯 , 對 方 直 說 : 「 很 補 , 趁 熱 喝 。 」 作 客 的 李 姓 台 商 和 另 一 位 台 灣 朋 友 , 喝 了 幾 口 , 直 稱 「 湯 味 鮮 濃 」 。 追 問 下 , 對 方 才 告 訴 他 那 是 「 嬰 兒 湯 」 。
李 姓 台 商 還 以 為 朋 友 在 開 玩 笑 , 直 到 撈 出 「 胎 形 」 為 證 , 兩 位 台 灣 人 當 場 翻 臉 , 拂 袖 而 去 。 李 姓 台 商 說 , 後 來 才 知 道 , 部 分 廣 東 人 把 「 嬰 兒 湯 」 當 做 珍 貴 的 私 房 菜 , 只 有 至 交 才 一 起 享 用 , 偶 而 招 待 遠 道 而 來 的 貴 客 。

控訴!滅絕人性吃嬰兒

高 師 傅 處 理 起 胎 嬰 熟 練 不 帶 感 情 , 二 十 年 來 , 他 已 親 手 處 理 過 五 、 六 十 個 胎 嬰 。

 

控訴!滅絕人性吃嬰兒

在 大 陸 的 中 藥 房 , 只 要 花 上 人 民 幣 7 、 80 元 就 能 買 到 曬 乾 後 的 胎 盤 「 紫 河 車 」 。

控訴!滅絕人性吃嬰兒

由 於 胎 嬰 十 分 羸 瘦 , 廣 東 老 饕 另 外 加 入 雞 肉 、 排 骨 燉 煮 。

 

為 進 補   胎 兒 也 入 口

當 時 我 們 聽 聽 也 就 算 了 , 直 覺 臭 屁 的 台 商 到 處 都 是 。 事 實 上 , 類 似 的 事 情 在 網 路 的 留 言 板 上 也 時 有 所 聞 , 但 也 多 被 當 做 是 網 路 謠 言 。 後 來 又 聽 到 多 位 人 士 提 及 , 才 不 得 不 引 起 我 們 的 重 視 。 早 就 聽 說 , 在 廣 東 , 人 們 什 麼 都 吃 , 但 連 胎 兒 都 吃 , 倒 真 令 人 匪 夷 所 思 。
不 過 , 不 管 是 宣 稱 自 己 吃 過 、 或 是 聽 說 身 邊 的 朋 友 吃 過 , 對 於 細 節 , 幾 乎 沒 有 人 願 意 詳 談 ; 只 要 我 們 問 到 在 哪 裡 吃 過 , 大 家 就 都 三 緘 其 口 。
後 來 透 過 關 係 , 接 觸 到 王 姓 商 人 , 調 查 才 有 進 一 步 的 進 展 。 王 姓 商 人 在 東 莞 經 商 多 年 , 草 根 性 濃 厚 , 地 方 上 的 人 際 網 絡 三 教 九 流 。 混 熟 了 , 他 才 親 口 證 實 自 己 曾 被 大 陸 友 人 招 待 喝 過 嬰 兒 湯 , 甚 至 表 示 有 機 會 可 以 帶 我 們 去 見 識 一 下 。
在 卡 拉 OK 包 廂 裡 , 酒 過 三 巡 的 王 姓 商 人 如 數 家 珍 地 說 , 「 嬰 兒 湯 」 中 加 入 巴 蘄 、 黨 蔘 、 當 歸 、 枸 杞 等 大 量 中 藥 燉 煮 , 很 能 壯 陽 、 補 氣 , 「 以 我 六 十 二 歲 的 年 紀 , 每 天 都 可 以 來 一 回 。 」 王 姓 商 人 說 著 , 當 眾 緊 摟 身 旁 十 九 歲 的 湖 南 二 奶 。
透 過 王 姓 商 人 的 介 紹 , 我 們 就 這 樣 半 信 半 疑 地 到 廣 東 佛 山 市 , 找 經 營 餐 廳 的 黎 師 傅 。 儘 管 已 經 請 王 姓 商 人 打 過 電 話 , 但 黎 師 傅 對 我 們 的 態 度 依 然 十 分 防 範 。 幾 天 後 , 再 度 拉 著 王 姓 商 人 一 起 去 , 才 算 打 通 關 節 。
黎 師 傅 就 是 王 姓 商 人 上 回 被 招 待 喝 嬰 兒 湯 的 發 起 人 兼 主 廚 , 黎 師 傅 說 自 己 第 一 次 喝 「 嬰 兒 湯 」 是 二 十 年 前 的 事 , 當 時 接 生 婆 私 下 墮 胎 的 機 會 多 , 只 要 有 健 康 的 墮 胎 胎 兒 , 接 生 婆 就 會 找 他 一 起 進 補 , 還 騙 他 是 貓 肉 。

控訴!滅絕人性吃嬰兒

 

續 香 火   溺 殺 女 胎 嬰

一 九 七 九 年 大 陸 推 行 一 胎 化 政 策 , 規 定 城 市 居 民 只 能 生 一 個 小 孩 , 農 村 居 民 如 果 第 一 胎 生 的 是 女 孩 , 則 允 許 生 第 二 胎 , 但 要 間 隔 四 年 才 能 再 懷 孕 。 多 年 來 , 為 了 生 兒 子 溺 殺 女 嬰 的 事 件 時 有 所 聞 , 不 過 , 胎 兒 成 了 老 饕 盤 中 佳 餚 , 真 是 駭 人 聽 聞 。
四 十 歲 的 黎 師 傅 言 談 間 看 起 來 可 信 , 不 過 , 他 說 現 在 查 得 嚴 , 要 吃 「 嬰 兒 排 骨 」 是 可 遇 不 可 求 了 。 由 於 吃 嬰 兒 涉 及 法 律 問 題 , 因 此 , 每 回 黎 師 傅 提 到 「 吃 嬰 兒 」 , 都 以 「 吃 排 骨 」 代 稱 , 以 免 招 惹 麻 煩 。
一 九 九 九 年 十 月 一 日 起 , 中 共 實 施 「 母 嬰 保 健 法 」 後 , 私 下 接 生 或 墮 胎 的 情 形 少 了 。 母 嬰 保 健 法 規 定 , 不 僅 禁 止 以 超 音 波 判 別 胎 兒 性 別 , 也 全 面 取 締 非 醫 院 內 的 墮 胎 、 接 生 行 為 。
不 過 , 由 於 重 男 輕 女 的 觀 念 依 舊 , 加 上 處 罰 十 分 嚴 重 , 多 生 者 將 被 處 予 人 民 幣 三 萬 元 ( 相 當 於 新 台 幣 十 二 萬 元 ) 的 罰 款 , 使 得 接 生 婆 和 殺 嬰 、 販 嬰 事 件 在 中 國 大 陸 各 地 , 特 別 是 農 村 地 區 依 然 屢 禁 不 止 。
為 了 滿 足 少 數 老 饕 的 口 腹 , 還 是 有 一 批 業 餘 的 仲 介 人 , 負 責 張 羅 嬰 兒 。 黎 師 傅 說 , 他 們 想 喝 嬰 兒 湯 的 時 候 , 就 會 透 過 仲 介 人 去 找 , 事 實 上 , 這 些 人 都 是 熟 識 的 朋 友 , 大 部 分 是 廣 州 各 地 的 廚 師 和 流 動 菜 販 , 只 要 一 聽 說 那 裡 有 人 要 墮 胎 或 提 早 引 產 , 就 會 通 知 老 饕 們 「 提 貨 」 , 賺 取 三 、 五 百 元 的 紅 包 錢 。
由 於 , 農 村 多 生 情 形 嚴 重 , 計 畫 生 育 官 員 查 得 緊 , 往 往 有 一 些 懷 胎 七 、 八 個 月 的 婦 女 , 無 法 掩 飾 體 態 , 被 發 現 後 遭 強 制 墮 胎 , 部 分 胎 屍 被 不 肖 者 外 流 。 黎 師 傅 說 , 他 們 吃 到 的 通 常 是 七 、 八 個 月 大 的 胎 兒 , 言 談 之 間 , 似 乎 吃 嬰 兒 對 他 們 來 說 稀 鬆 平 常 。


胎 盤 湯   竟 是 家 常 菜
在 黎 師 傅 處 雖 然 沒 辦 法 親 眼 證 實 「 吃 嬰 兒 」 的 傳 聞 , 但 我 們 卻 意 外 發 現 , 吃 新 鮮 胎 盤 在 中 國 大 陸 竟 是 一 道 家 常 菜 。 黎 師 傅 說 : 「 排 骨 雖 然 不 好 搞 , 但 胎 盤 倒 是 容 易 得 很 , 冰 箱 裡 就 有 。 」 說 著 轉 身 從 冰 箱 底 層 拿 出 一 個 層 層 包 裹 的 塑 膠 袋 , 「 今 天 剛 剛 送 到 , 這 東 西 不 能 冷 凍 , 新 鮮 的 好 。 」
由 於 胎 盤 煲 湯 要 煮 八 個 小 時 , 黎 師 傅 叫 我 們 隔 天 再 到 餐 廳 去 , 要 煲 一 鍋 胎 盤 湯 請 我 們 喝 。 為 了 進 一 步 追 查 , 第 二 天 中 午 來 到 餐 廳 , 黎 師 傅 領 我 們 進 廚 房 後 , 只 見 他 從 冰 箱 拿 出 塑 膠 袋 , 掏 出 兩 團 血 紅 的 胎 盤 肉 塊 處 理 。 晚 餐 , 黎 師 傅 端 上 一 盅 中 藥 味 四 溢 胎 盤 湯 , 只 見 席 間 的 大 陸 朋 友 , 唏 哩 呼 嚕 的 喝 下 肚 。 問 他 們 知 道 喝 的 是 什 麼 湯 時 , 司 機 阿 明 輕 鬆 地 說 : 「 知 道 啊 , 就 是 胎 盤 , 家 裡 媽 媽 也 會 煲 。 」

控訴!滅絕人性吃嬰兒

新 鮮 胎 盤 湯 在 大 陸 是 一 道 家 常 菜 , 父 母 常 以 此 為 孩 子 進 補 。

 

鮮 胎 盤   熟 門 路 訂 貨
回 東 莞 後 , 跟 大 陸 朋 友 提 起 在 佛 山 喝 胎 盤 湯 的 事 , 朋 友 以 為 我 們 喜 歡 , 不 慌 不 忙 地 說 : 「 你 要 的 話 , 明 天 再 幫 你 搞 一 個 ; 不 過 這 東 西 不 能 多 吃 , 吃 多 了 會 胖 。 」
隔 天 下 午 , 朋 友 就 熱 心 地 打 電 話 給 我 : 「 東 西 找 到 了 , 不 過 要 再 等 一 等 , 就 快 生 了 。 」 掛 上 電 話 , 真 的 有 點 哭 笑 不 得 , 沒 想 到 胎 盤 竟 是 這 樣 「 訂 貨 」 的 。 果 真 一 個 鐘 頭 後 , 朋 友 就 把 新 鮮 的 胎 盤 送 上 門 了 。
大 陸 朋 友 一 副 「 我 辦 事 你 放 心 」 的 神 情 說 , 只 要 有 熟 人 在 醫 院 做 事 , 要 拿 到 新 鮮 的 胎 盤 並 不 難 。 通 常 , 他 們 都 習 慣 給 個 人 民 幣 幾 十 元 到 上 百 元 的 紅 包 , 算 是 給 送 胎 盤 來 的 人 「 沾 沾 喜 氣 」 。
拿 著 一 個 血 紅 的 新 鮮 胎 盤 , 真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 於 是 連 絡 阿 明 , 麻 煩 他 帶 回 家 請 媽 媽 幫 忙 煲 湯 。 到 了 阿 明 家 才 知 道 , 當 地 婦 女 常 會 煲 胎 盤 湯 給 家 人 喝 , 幾 乎 是 家 家 戶 戶 的 家 常 菜 。 事 實 上 喝 胎 盤 湯 的 , 並 不 侷 限 在 廣 東 一 地 , 誤 以 為 我 們 喜 歡 而 幫 忙 張 羅 胎 盤 的 朋 友 , 家 裡 請 的 湖 南 、 四 川 、 雲 南 員 工 , 也 都 說 小 時 候 媽 媽 會 在 冬 天 做 這 道 胎 盤 湯 。
阿 明 說 , 廣 東 一 般 餐 廳 的 菜 單 上 並 沒 有 這 道 菜 , 不 過 , 如 果 跟 廚 師 熟 識 , 大 概 花 個 人 民 幣 兩 百 元 , 就 可 央 請 廚 師 做 胎 盤 湯 。


控訴!滅絕人性吃嬰兒

食 補 壯 陽 功 效 的 迷 信 , 讓 人 泯 滅 了 人 性

 

催 生 兒   性 別 定 生 死
隔 兩 天 , 黎 師 傅 居 然 間 接 連 絡 我 們 , 說 最 近 有 對 從 外 地 來 打 工 的 夫 妻 , 現 在 已 經 懷 孕 八 個 多 月 了 , 由 於 前 兩 胎 都 是 女 生 , 再 過 幾 天 準 備 灌 鹽 水 催 生 , 如 果 又 是 生 女 兒 , 「 到 時 候 就 可 以 吃 了 。 」 黎 師 傅 說 來 輕 鬆 , 我 們 卻 聽 得 手 腳 發 軟 , 連 忙 堅 決 婉 拒 。
後 來 我 們 了 解 , 廣 東 當 地 許 多 鄉 下 窮 苦 人 家 , 或 是 到 城 裡 打 工 的 夫 妻 , 多 生 之 後 , 根 本 不 敢 上 醫 院 生 產 , 深 怕 被 罰 錢 。 但 為 了 確 保 自 己 生 的 是 男 孩 , 竟 等 到 九 個 月 大 再 催 生 , 如 果 是 男 孩 留 著 還 養 得 活 , 是 女 孩 就 算 墮 胎 , 交 給 產 婆 「 自 行 處 理 」 。
真 是 「 上 有 政 策 , 下 有 對 策 」 , 北 京 當 局 為 遏 阻 墮 胎 , 禁 止 以 超 音 波 判 別 胎 兒 性 別 的 政 策 , 沒 想 到 民 間 竟 以 如 此 殘 忍 的 「 對 策 」 回 應 。
由 於 產 婆 都 會 告 訴 父 母 , 胎 兒 是 送 給 好 心 人 士 收 養 , 因 此 對 「 九 月 催 生 」 的 作 法 , 父 母 內 心 並 沒 有 太 大 掙 扎 。 事 實 上 , 窮 困 的 父 母 通 常 無 心 、 也 無 力 去 過 問 胎 兒 的 去 向 了 。


三 千 五   驚 見 嬰 兒 湯
調 查 採 訪 了 近 半 個 月 , 有 關 吃 胎 兒 的 傳 言 , 真 相 已 隱 隱 若 現 。 相 關 的 旁 證 言 之 鑿 鑿 , 但 沒 親 眼 目 睹 ; 說 給 別 人 聽 , 也 都 半 信 半 疑 。 事 實 上 , 這 時 大 家 的 心 情 都 十 分 沉 重 , 真 希 望 真 相 就 此 打 住 , 因 為 內 心 深 處 實 在 不 能 接 受 真 有 如 此 滅 絕 人 性 的 情 事 。
「 不 幸 」 的 是 , 幾 天 後 就 接 到 王 姓 商 人 的 電 話 , 說 「 東 西 找 到 了 , 天 氣 冷 , 有 一 群 大 陸 朋 友 正 想 進 補 。 」 得 到 消 息 , 我 們 內 心 十 分 掙 扎 , 但 為 了 把 這 個 沒 有 人 性 的 真 相 公 諸 於 世 , 控 訴 一 直 存 在 於 中 國 社 會 的 這 項 事 實 , 決 定 要 求 王 姓 商 人 帶 我 們 去 。
王 姓 商 人 說 , 他 會 想 辦 法 帶 我 們 去 。 王 姓 商 人 顯 然 沒 有 事 先 告 知 掌 廚 的 高 師 傅 , 看 到 有 不 速 之 客 , 高 師 傅 顯 得 有 些 緊 張 , 一 再 交 待 : 「 就 你 們 幾 個 知 道 , 不 要 說 出 去 , 會 出 事 的 。 」 我 們 編 說 是 上 海 公 司 的 秘 書 , 董 事 長 對 嬰 兒 湯 進 補 有 興 趣 , 叫 我 們 先 來 探 路 , 並 拍 照 回 去 給 他 們 看 。
跟 胎 盤 湯 的 作 法 一 樣 , 嬰 兒 湯 也 加 入 類 似 的 中 藥 材 、 雞 肉 、 排 骨 和 白 酒 , 慢 火 燉 煮 八 個 小 時 。 五 十 多 歲 的 高 師 傅 每 年 冬 天 都 和 朋 友 一 起 吃 一 、 兩 次 嬰 兒 湯 , 「 上 菜 」 時 , 他 竟 還 有 點 歉 意 地 說 : 「 六 個 多 月 , 有 點 小 。 」
儘 管 高 師 傅 不 斷 遊 說 , 但 說 什 麼 我 們 也 沒 有 勇 氣 嘗 試 。 當 高 師 傅 從 暗 褐 色 的 湯 汁 中 撈 出 胎 兒 時 , 同 行 的 女 性 友 人 早 已 忍 不 住 胸 口 湧 現 的 噁 心 與 憤 怒 , 衝 出 戶 外 去 了 。
六 個 月 大 的 女 嬰 , 是 高 師 傅 託 朋 友 到 鄉 下 找 來 的 , 高 師 傅 不 願 透 露 蒐 購 的 價 格 , 只 說 胎 兒 價 碼 是 依 據 月 份 大 小 、 死 胎 或 活 胎 而 定 。 禁 不 住 我 們 一 再 追 問 , 王 姓 商 人 表 示 , 這 次 作 東 的 大 陸 友 人 付 了 人 民 幣 三 千 五 百 元 。

胎 嬰 的 清 洗 、 燉 煮 , 令 人 不 忍 卒 睹 。

一 胎 化   見 幽 暗 人 性
據 了 解 , 流 產 或 墮 胎 的 死 胎 , 仲 介 人 就 包 給 產 婆 幾 百 塊 不 等 的 紅 包 。 若 是 接 近 足 月 引 產 的 活 胎 , 則 要 付 給 小 孩 父 母 人 民 幣 一 、 兩 千 元 , 當 作 是 收 養 小 孩 的 紅 包 。 不 過 , 當 胎 兒 交 到 老 饕 手 中 時 , 都 已 死 亡 , 仲 介 人 會 加 收 一 、 兩 百 元 的 「 處 理 費 」 。
北 京 當 局 推 行 「 一 胎 化 」 政 策 多 年 , 衍 生 出 來 的 社 會 、 人 權 問 題 不 少 , 但 吃 胎 兒 , 應 該 是 其 中 人 性 最 幽 暗 、 最 不 堪 的 一 角 了 。
至 於 , 為 什 麼 廣 東 會 出 現 吃 胎 兒 的 歪 風 , 相 關 人 士 都 說 不 出 所 以 然 來 。 高 師 傅 也 不 甚 了 然 , 他 說 , 大 概 是 先 有 吃 胎 盤 進 補 的 習 慣 , 爾 後 有 少 部 分 的 老 饕 把 胎 盤 連 著 胎 兒 一 起 吃 , 認 為 如 此 會 更 補 吧 ! 他 哪 裡 知 道 , 吃 嬰 這 種 令 人 髮 指 的 行 為 , 其 泯 滅 人 性 的 程 度 , 豈 能 用 任 何 理 由 交 代 。
很 難 估 計 , 二 十 年 來 廣 東 一 帶 到 底 有 多 少 老 饕 吃 過 胎 兒 , 我 們 也 不 清 楚 在 當 局 嚴 格 管 制 後 , 目 前 還 有 多 少 人 吃 胎 兒 。 但 經 濟 的 發 展 , 似 乎 並 沒 有 相 對 地 提 高 人 性 的 良 知 , 「 人 的 價 值 」 、 「 生 命 的 尊 嚴 」 , 依 然 淹 沒 在 廣 東 街 頭 喧 囂 的 車 流 、 人 群 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