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泼强碱移植新脸6年,换脸女面容逐渐坏死

被泼强碱移植新脸6年,换脸女面容逐渐坏死

6年前因家暴致严重烧伤、从而接受全脸移植手术的佛蒙特妇人塔尔顿,希望能进行第二次“换脸”手术,因为医生最近发现,她的皮肤组织损毁,可能留不住捐赠者的脸。

51岁的塔尔顿2007年惨遭前夫拿棒球棒痛殴,然后又狠泼强碱,她全身烧烫伤面积达80%。2013年,塔尔顿在波士顿的布莱根妇女医院接受脸部移植,现也在那里接受评估,看能否再第二次换脸。

塔尔顿说,她不后悔换脸,因为手术前的生活品质很差,换脸大幅改善了她的生活品质。她后来学会弹钢琴和班卓琴、写了一本回忆录,且与许多团体畅谈自己的人生。她手术后体重掉了20磅(约9公斤),每日会健走大约8公里。她说,当然希望换的脸能撑个10-20年或更久。

被泼强碱移植新脸6年,换脸女面容逐渐坏死
塔尔顿毁容前(左)、2011年接受换脸手术前(中),以及2013年接受换脸手术后的样子。

全球已有逾40位病患接受脸部移植手术,美国就有15位。去年,一名法国男子的免疫系统在初次换脸手术后8年开始排斥捐赠者的脸,目前已进行第二次换脸。

塔尔顿的医生波马哈奇指出,大部分受赠器官的寿命有限。塔尔顿的案例提醒世人,脸部移植手术仍属实验性质,因为时间不长,关于优点和长期风险,还有许多未能解答的问题。

为全美首宗换脸手术操刀的医生盖斯特曼说,愈来愈多病患开始经历慢性排斥:“我们认为,每位病患可能都必须再次换脸。”

自2013年换脸以来,塔尔顿不断出现排斥现象,她的新脸会肿胀发红,不过都能治疗。直至上个月,医生发现,她脸上有部分血管变窄甚至闭锁,导致脸部组织坏死。如果损坏情况缓慢持续,塔尔顿将重回器官移植的等候名单。最坏的状况是,组织很快坏死,医生就必须移除她受赠的这张脸,尝试重建她的原本面目。

除了脸部问题外,塔尔顿最近接受的人工角膜移植手术失败,已近乎全盲;但塔尔顿仍乐观地说:“我会再振作起来,如何做,我不知道。但我会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