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费上涨,人权会:但只是城市地区

生活费上涨,人权会:但只是城市地区

大马人权委员会新任主席丹斯里奥斯曼哈欣指出,联合国人权专家早前指我国贫穷线被低估,但事实上,国人的确面对百物上涨现象,惟只局限在城市地区。

他说,吉打等乡村地区与市区的物价差距大,吉隆坡每日需100令吉作日常开销,乡村地区则不需要这么多。

生活费上涨,人权会:但只是城市地区
奥斯曼哈欣。

“百物上涨是40%低收入群体所关注的一件事,当然政府已针对他们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和计划。”

“在吉隆坡等市区物价上涨下,相信这些针对40%低收入群体而设的计划,能解决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政府也能采取更多措施降低他们以及那些每月收入3000令吉以下者的负担。”

联合国人权赤贫与人权问题特别专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先前指出,马来西亚声称是全球贫穷率最低国家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政府的官方数字,大大低估了我国的贫穷率。

他也说,马来西亚使用的贫困线过低,即不能反映生活成本,也把弱势群体排除在官方数据之外。

生活费上涨,人权会:但只是城市地区

对此,奥斯曼哈欣日前在接受“马来邮报在线”就说,菲利普‧奥尔斯顿应阐明他所指的贫穷率是指绝对贫穷或相对贫穷,并认为后者所指的,可能就是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所说的我国贫穷线。

“我不晓得菲利普‧奥尔斯顿是指绝对贫穷或相对贫穷,不过根据他所引用的数据进行计算,可能就是阿兹敏所说的我国贫穷线,但我不晓得他指官方数字不准确的说法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只有引用研究来源,没有引述数据。”

 

男子没能在520买手机送女友,当街被狂扇52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