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特警阿兹拉惊人爆料:纳吉指使消灭阿旦杜亚

前特警阿兹拉惊人爆料:纳吉指使消灭阿旦杜亚

前特警阿兹拉在蒙古女郎阿旦杜亚被杀炸尸案中被判死刑,原以为事情告一段落,没想到如今阿兹拉抛出惊人指控,声称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其亲信拉萨巴京达才是这宗命案的幕后指使人!

阿兹拉指出,2006年时任副首相兼国防部长纳吉向他形容,阿旦杜亚是危害国家安全的“外国间谍”,因而指示他“逮捕和消灭”她。

前特警阿兹拉惊人爆料:纳吉指使消灭阿旦杜亚
前特警阿兹拉(左)抛出惊人指控,声称前首相纳吉及其亲信拉萨巴京达,才是这宗命案的幕后指使人。

“我问副首相,逮捕和消灭外国间谍是什么意思,他答说,‘格杀勿论’,边说边比了个‘割喉’手势。 ”

“当我再问,用炸药摧毁外国间谍尸体的目的时,副首相回答说,‘用炸药处理掉外国间谍的尸体以免留下痕迹,而炸药可以到警察特别行动部队的仓库拿。”

前特警阿兹拉惊人爆料:纳吉指使消灭阿旦杜亚
拉萨巴京达

除此之外,阿兹拉也声称,纳吉也告诉他要提防这名所谓的“外国间谍”,因为她狡猾而且擅长撒谎,包括假装自己怀孕。

阿兹拉日前向法庭申请重新审讯,“当今大马”获得其法定声明,并翻译完整内容。

但阿兹拉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与西鲁杀害了阿旦杜亚,但他坚称自己当时仅是以警队特别行动部队的成员身分,按照合法指令行事。

此外,阿兹拉在另一份法定宣誓书解释为何这么迟才申请检讨裁决。

蒙古女郎阿旦杜亚
蒙古女郎阿旦杜亚

他声称,早在2018年初,他就有计划要立一份法定声明,但基于第14届大选已近,他担心自己的法定声明为人所滥用,以达到政治目的,因此决定延后行动。

“我(如今)公开这些证据和重要事实,除了我因为认为自己遭特定利群体所背叛,也是为了把阿旦杜亚谋杀案的真相公诸于世。

“我也希望我在特别行动部队及其他警队的同事知道,他们在执行命令时务必小心谨慎,避免这种背叛及沦为代罪羔羊的事情再度发生。”

前特警阿兹拉惊人爆料:纳吉指使消灭阿旦杜亚

“我根本没有杀害阿旦杜亚的动机或原因,只是纳吉和纳吉的随扈慕沙副警监都说,该次行动是“国家安全所必需”

阿兹拉:我当时除了服从命令
别无选择

阿兹拉强调,他根本没有杀害阿旦杜亚的动机或原因,只是纳吉和纳吉的随扈慕沙副警监都说,该次行动是“国家安全所必需”。

“我当时除了服从命令,别无选择。”

在法定声明中,阿兹拉也宣称纳吉确实见过阿旦杜亚。

他说,2006年10月17日,他到纳吉在北根的住家会晤对方,当天纳吉指示他执行一项涉及国家安全的秘密行动,即杀掉一个威胁到纳吉及政治分析家拉萨巴京达的“外国间谍”。

隔日10月18日,他回到吉隆坡后,按指示会晤了拉萨巴京达,而对方也下达了跟纳吉相同的指示。

阿兹拉声称,拉萨巴京达在会面时询问,是否记得他和纳吉曾经在英国伦敦一栋公寓大厅内所见过的一名女子(阿旦杜亚)。

“我告诉他说,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我曾护送副首相和他从酒店到公寓去,拉萨巴京达告诉我说,那个女子就是他所说的外国间谍。”

随扈向阿兹拉保证
纳吉会处理所有问题

阿兹拉在法定宣誓书指出,任务完成后,纳吉的随扈慕沙副警监曾经向他保证,若发生任何问题,只要不把副首相(纳吉)牵扯进去,纳吉就会把问题处理掉。

“由始至终,我都相信我有责任保密,必须对有关这项行动的资讯守口如瓶。

“我有信心副首相必会用尽一切途径来帮我,包括不会让我上庭挨告,并且不受任何衍生问题纠缠,结果却令人失望。”

阿兹拉强调,其意志清醒且思维成熟,足以评断自己受委派的国安任务,尤其涉及活人目标和间谍威胁的事情。

“如果我没有接到上头的指令,我身为特别行动部队的突击指挥官,我不可能会去执行任何任务(包括射杀目标的秘密行动)。”

摧毁了一条无辜生命 阿兹拉为杀人行动道歉

阿兹拉也为自己的杀人行动道歉,因为他摧毁了一条无辜的生命。

“我为所发生的一切,向阿旦杜亚的家人寻求原谅,我当时除了服从命令,我别无选择。”

他也说,这件事情所有决定都是经过口头指示,各种连续的事情促使他由衷地相信,是为了挚爱的国家,才执行这项秘密行动。

蒙古女郎阿旦杜亚于2006年10月在雪州莎阿南打昔梳邦水坝森林处遭人枪杀及残忍炸尸,经过漫长审讯,两名特警被告阿兹拉和西鲁的谋杀罪名成立,被联邦法院判处死刑。

然而,阿兹拉目前未上绞刑台,仍囚禁于加影监狱。

联邦法院已择定明日(12月17日)为重审案件申请进行案件管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