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向逝者追税,遗孀被迫卖屋还税

政府向逝者追税,遗孀被迫卖屋还税

“为何向我已故丈夫征税?” 作词人Loloq的遗孀哈丽雅痛诉被迫卖屋还税!

《透视大马》报导指出,2008年,Loloq过世后,哈丽雅仅靠丈夫通过大马音乐创作人版权保护协会(MACP)的版权费维生。迟至2018年,内陆税收局才去函追讨Loloq歌曲版权费所得税!

Loloq自20岁起,以“Nurbisa”为笔名活跃于歌词写作。他也出演电影及戏剧,如《Zombi Kampung Pisang》及《Man Laksa》。其著名歌曲则是《Ghazal Untuk Rabiah》、《Menteri Semerah Padi》及《Bonda》。

政府向逝者追税,遗孀被迫卖屋还税
Loloq遗孀哈丽雅是没有工作的单亲妈妈,仅靠不固定的版权费维生。(取自《透视大马》)

Loloq或本名罗斯里,与妻子育有3名子女。现年47岁的单亲妈妈哈丽雅,因需支付歌曲版权费所得税,而面对财务困境,心力交瘁。目前,她正努力将房子出售,以支付内陆税收局向其征收的税款。

版权费的收入,根据作品的使用率征收。当不属固定收入的歌曲版权费也被征税时,无端对这一家人变成沉重的负担。

哈丽雅表示,“我没有工作。丈夫逝世时,最小的小孩只有7岁。3个孩子还在就学。”

对于内陆税收局指说版权费是收入,需要征税,她彻底感到失望,“为什么在10年后才追讨(税)?我很慌,担心要承担没有缴税的后果。我只好是刊登广告出售房子。”

她更批评,“为何内陆税收局追税的对象是已逝者?”

“任何人或任何艺术家过世后,其继承人需缴税。我认为,继承人其实应获得免税!这制度有待改进,像我这样没有工作的单亲妈妈,要如何承担这一切?”

《透视大马》指出,哈丽雅已和内陆税收局展开讨论,而她需在规定的时间内偿还所欠的税款。

目前,内陆税收局仍未对此作出回应。